【人间草木】文人与香草

时间:2016年11月04日信息来源: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作者:佚名 点击: 字体:

“香草美人”,是中国文学史上一个特有的概念,在古代诗文中,常用“香草美人”来表示高洁的人格和忠君爱国的思想。究其首创,可以归于屈原身上。

屈原发展了《诗经》的比兴手法,赋予草木、鱼虫、鸟兽、云霓等种种自然界的事物以人的意志和生命,以寄托自身的思想感情,又增加了诗歌的美质。东汉王逸就这样说:

《离骚》之文,依《诗》取兴,引类譬喻,故善鸟香草,以配忠贞;恶禽臭物,以比馋佞;灵修美人,以媲于君;宓妃佚女,以譬贤臣;虬龙鸾凤,以托君子;飘风云霓,以为小人。

这种象征体系,可以概括为“援美人以喻君王,指香草以拟君子”。在屈原的作品中,他反复地用各种象征手段表现自己高洁的品德:饮木兰之露,餐秋菊之英;戴岌岌之高冠,佩陆离之长剑;又身披种种香草。香草,泛指有香气的草,如兰、芷、蕙、茝、江离、杜衡等等。正是这些香草,以其固有的芬芳美质,象征着品德或人格的高洁,象征着美与善。

【人间草木】文人与香草

如:

“扈江离与辟芷兮,纫秋兰以为佩。”江离、芷、兰都是香草。(辟,幽也,芷幽而香,所以称为辟芷。)这是说自己修身清洁,所以取江离与辟芷以为衣被,索秋兰以为佩饰。以这些香草的美好,博采众善,来自我比拟,也自我约束。

“畦留夷与揭车兮,杂杜衡与芳芷。”留夷、揭车、杜衡、芳芷都是香草。这里是说自己不仅佩饰香草、博采众善,还种植香草,芳香四溢,以示德行弥盛。

“矫菌桂以纫蕙兮,索胡绳之纚纚。”菌桂是香木,蕙、胡绳皆为香草。这是说自己还以菌桂之芬香,蕙、胡绳之美好,来善自约束,终无懈倦。

【人间草木】文人与香草

由于屈原卓越的创造能力,香草美人的意象结合着屈原的生平遭遇、人格精神,积淀着楚文化传统的精神世界和屈原的高洁人格,赢得了后代文人的认同,由此形成了一个源远流长的香草美人的文学传统。其中的香草更是以其芳香馥郁的特性,象征高洁的人格品质和理想的精神世界,成为一个永恒的意象。

后代文人沿着屈原的这一传统,用香草表达其对理想人格和精神世界的追求。如陆机写“江蓠生幽渚,微芳不足宣。被蒙风雨会,移居华池边。发藻玉台下,垂影沧浪渊。沾润既已渥,结根奥且坚。”(《塘上行》)傅玄写“佳人遗我兰蕙草”(《拟四愁诗》),这都是以香草来比喻君子的高洁品格。

【人间草木】文人与香草

香草甚至成了后世隐士生活的一个象征:孟浩然的“欲寻芳草去,惜与故人违”(《留别王侍御维》),就是以芳草寄寓自己归隐的意向。王维的“春风动百草,兰蕙生我篱”(《赠裴十迪》),展现出其高雅且闲静恬淡的情操。韦应物的“行车俨未转,芳草空盈步”(《乘月过西郊渡》),则寄寓了他闲适悠然的情调。除此之外,还有“芳草列成行,嘉树纷如积”、“何处游芳草,云梦千万山”、“家山辟幽坡,手取香草艺”等等。

可以说,这些香草(芳草),带着馥郁的芳香与幽远的气息,既是高洁的人格象征,也代表着一种艺术化、理想化的人生,更是成为古今文人追求真善美、向往淡泊宁静的一个符号。

延伸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