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纪检人】李翔宇:形逸骨峻 韵清意远

时间:2016年06月13日信息来源:省纪委秦风网作者:省纪委秦风网 点击: 字体:

【纪检人】李翔宇:形逸骨峻 韵清意远

 

【纪检人】李翔宇:形逸骨峻 韵清意远

 

【纪检人】李翔宇:形逸骨峻 韵清意远

【纪检人】李翔宇:形逸骨峻 韵清意远

 

【纪检人】李翔宇:形逸骨峻 韵清意远

【纪检人】李翔宇:形逸骨峻 韵清意远

【纪检人】李翔宇:形逸骨峻 韵清意远

 

形逸骨峻 韵清意远

——读李翔宇的书法

杨琦

 

识翔宇的字比识翔宇本人要早。先是见到翔宇给人写的作品,心下喜欢就托人讨了一幅,之后一个偶然的机会在一数码相机中发现翔宇的书法作品,便拷贝在我的电脑中欣赏,随后又认识了他本人,了解了他的为人和对书法艺术的追求,从而一步步走进了翔宇的艺术世界。

翔宇书法获得兰亭奖的时候,我曾送他几句话:翔宇习书数十载,功力日深,作品如清风入怀、明月在天,获此殊荣理所应当。其实“清风入怀、明月在天”,只是我对翔宇书法的基本感受,仔细品味,其艺术和审美内涵要比这个丰富得多。

翔宇书法既有传统又有现代气息,有人说是流行书风,但我以为不论什么风格流派,作为一种艺术,书法作品首先必须给人以美感。何谓美?起码得让人赏心悦目。任何以求新求异和现代审美为名,弃书法基本原则和审美要求于不顾,用奇异之具,写怪异之字,不管什么风格,都不是好的书法作品。翔宇书法绝无此弊,而是以扎实的基本功为基础,遵循书法创作的基本规律,融书艺与文化于一体,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。我将其概括为八个字:形逸骨峻,韵清意远。

 

【纪检人】李翔宇:形逸骨峻 韵清意远

之所以这么说,是因为面对翔宇的书法作品,我眼前常常出现一个神采飘逸、潇洒清爽、温文尔雅、和蔼可亲的秀士,而这秀士决不是弱不禁风,神态风采、举手投足之间,无处不显示出力量、充满着阳光。这力量是坚毅的自然流露,更是活力的内在蕴含,充满希望与生机;这阳光是精神的健康照耀,更是风度的饱满彰显,充盈着和谐与生趣。不仅如此,读翔宇的书法,总能给人神清气闲、回归自然的感觉。站在他的作品前,凝神注视,你会觉得看到的不是字,而是意趣盎然、层层迭迭的春山或秋野,浓淡疏密、错落有致之间,可以看见危崖奇石、沟谷山涧,可以看见繁茂的枝叶,参差的枝柯,可以感觉到山顶上淡淡的云、空谷间飒飒的风,甚或可以听见潺潺的流水、啁啾的鸟鸣。这一切组合在一起,便形成了局部情态各异、整体意态和谐的风景画。欣赏这样的书法作品,神思会沿着字所显示出的形质与情感、节奏与韵律、静态与动态,走得很远很远,仿佛欣赏一幅画、品读一首诗、感受一曲音乐、融入一台舞蹈,不仅能体验到美的愉悦,而且会引起许多哲理的思索。

【纪检人】李翔宇:形逸骨峻 韵清意远

 

【纪检人】李翔宇:形逸骨峻 韵清意远

也许有人觉得我的说法过于感性,然而中国书法历来讲究整体与局部、气质与神韵、外在与内在的统一。在追求每一个字结构用笔的方圆疏密、虚实肥瘦、浓淡枯润、错落参差、险绝平正、开合聚散、俯仰揖让等外在形质美的同时,更追求整体的布局、全幅的结构、画面的章法。正所谓“点点聚成字之规,字字形终篇之雅”。在通过书法的线条展示立体、动静、节奏、韵律、情绪等外在美感的同时,好的书法作品还要求有丰富的思想内涵,能显示出文化底蕴,给人以思想的启迪与感悟,具有强烈的内在美的感染力。尤其讲求作品的气质与神韵。董其昌说:“读帖看字如骤遇异人,不必相其手足头面,而当观其举止笑语,精神流露处”,这里强调的就是书法作品的外在气质与内在神韵。“言外之意”“弦外之音”,是艺术的最高境界,正如严羽所说:“如相中之色,水中之月,镜中之像,言有尽而意无穷”。所以真正好的书法作品,应该是幅有法度、字有意味、笔有墨趣,达到形态与精神统一、风貌与气韵互彰、情感与意境融合。翔宇的书法在这方面有了一定的探索与功力,总能在字的表面美之外赋予丰富的内在意境,给人更多地联想和启示。所以开始我给了他“如月在水,清风入怀”的评价,尤其喜欢他在整体布局上的浓淡相宜,气质神韵上的清雅静远,用笔结体构的潇洒自然。

 

【纪检人】李翔宇:形逸骨峻 韵清意远【纪检人】李翔宇:形逸骨峻 韵清意远

尽管书法作品的美有其共性,但更重要的是融于共性之中的个性,否则就会千人一面,就不会有林林总总、洋洋大观的书艺世界。同是书法,我们说“晋人书尚韵,唐人书尚法,宋人书尚意,元人书尚姿,清人书尚变”。同是杰出的书法家,古人说钟繇的书法如圣德之君子,容貌若愚;王羲之的书法如谢家之子弟,爽爽有一种风气;欧阳询的书法如金刚怒目,大士挥拳;赵孟頫的书法如挟琴燕姬、矜宠善狎,平易近人。等等。翔宇的书法已经不拘泥于传统中的某种风格,而是在继承的基础上具备了自己的特点,这种特点最突出的就是更重视作品的韵和意,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:其一是具有深厚的文化韵味。他的字具有文人字雅致的风韵,同时兼备豪爽的气度,如谦谦君子,气质脱俗又和蔼可亲。虽然形神飘逸、姿态潇洒,但丝毫不浮躁、不奢华,更不轻浮,透过俊美洒脱的外形,你可以感觉到诗经国风中质朴的纯真,唐诗宋词中旷达的高远,元杂剧中和蔼的亲近,使人在欣赏书法的同时感受到多种文化情趣的熔炼。没有对传统文化的深入感悟和吸收是不可能做到这一点的。其二是保持了与时代审美取向的呼应与溶流。他的作品总体上始终有一种自由娴雅、清新旷远、纯美平静的意境,既继承了中国传统审美人天相近、无限空灵的意趣,又融入了现代社会人们返朴归真、渴望大自然的真善美、希望摆脱凡尘苦恼的精神追求,而这正是艺术作品最醇美、最微妙、最神秘、最高远的意境。正是基于这些认识,我形容翔宇的书法是蕴骨力于俊逸之中的秀士,是在错落中体现和谐的春山。

 

【纪检人】李翔宇:形逸骨峻 韵清意远

当然,翔宇的书法也不是到了无可挑剔的地步。孟子说:“充实之谓美,充实而有光辉之谓大,大而化之谓圣,圣而不可知之谓神。”翔宇的书法初步具有了一些大家气象,但离真正的大家还有距离,出神入化至圣的境界,则更是需要长远努力的目标。相信他会不断进步,在艺术上有新追求、新境界、新成果。

延伸阅读: